告别寒冬,迎接春天!

杨紫晨 (Celia Yang)2022.4.23

        四月间,正是万物复苏的好时节。大雁从远方归来,三三两两,或歇于湖畔或游于湖中。经历一冬的漫长,所有的生命似乎都在翘首以盼,迎接春天的来临。

        经常被问及最喜于哪一个季节,无一例外,我的选择总会在夏季与冬季之间犹豫不定。我喜欢夏日的风,却更喜欢冬日的雪。但是在经历过了加拿大寒冬之漫长后,最盼望的却成了春日的暖阳。直至四月,这里除了松树和院子里小草一点点稀疏的绿意,其他仍然是一番萧瑟的景象,与印象中家乡的春天截然不同。家乡的春天,柳絮飞扬,走在路上时难免被柳絮糊的满脸都是。还记得小潢河畔,亭亭垂柳随风摇曳。乡间小路旁,大片大片金黄灿烂的油菜花散发着春天的独特气息。偶尔一两只蝴蝶嬉闹其间,无处不散发着春日的色彩。屋前那棵腊梅花的枝头也早已绿意点点,附近的邻居经常将自家的被褥放在腊梅树下。在日落之时再将盛满阳光气味的被褥收回家去,相信被阳光包围一定能使梦乡更加香甜吧。与之对比,加拿大的四月让人不禁想问:“春天何时到来”。

        加拿大的冬天无疑是漫长而寒冷的了。大概是雪花光临的日子太久了些吧,所以我们都希望这”没有尽头“的冬天赶快结束。虽然如此,可我还是忘不掉这厚厚的雪花带给我们的快乐。雪下的厚时,我们为雪人装扮、看雪花飞舞。雪下的薄时,听着踏雪时的咯吱声,鞋底踩出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小兔子。当然这些有趣的事情对于松鼠小黑就没有那么友好了,因为雪地上一串串的小脚印早已将它的行踪暴露无疑。我只能说每一个季节都 拥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所在,因为严冬太漫长所以暖春才会被更加期盼吧。世间万物的来去都有他的时间,季节也一样。我能做的也就只能是珍惜眼前所拥有的,而不是在失去之后兀自怀念。

        提起冬天,总能让我想起屋前的那棵腊梅花树。它在寒冬之际独自盛开,而不在春季与百花争艳。方圆几十米总能闻到一阵幽幽清香。俗话说“不经寒风吹刺骨,哪得梅花扑鼻香”。不仅腊梅,世间的万事万物不都是如此吗?倘若腊梅就此为严冬所折服,那么冬天则会少了一份清雅。可是,要知道这份清雅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面临着严峻的环境时,何不试着克服它,创造出一番新天地呢?腊梅盛开在树梢之上,点点金黄在这神圣洁白的世界中显得更加娇美。

        阳光穿透云层尽数洒在大地上。冬季纵然寒冷漫长,但是春天终将到来。改掉不好的习惯固然困难,但是当克服过后你会发现,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斜阳西照,希望暮光之中的你我是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