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魚之痛

親愛的加拿大國民您好:

        眼看加拿大美麗的十月就要到來了,這 讓我想起了許多年前初次來到加拿大時一件難忘的往事。讓我在此記述一下當時的狀況和心情 吧。

        同樣是十月的一個週末,我在 PORT HOPE 鎮觀賞了著名的三文魚回流的景觀,我想你們對這種壯觀的景像已經非常熟悉甚至可能已經熟視無睹了。而我,一個第一次來到這裡的遊客,的確被那些三文魚不屈不撓的精神深深地震撼了。

        成群的懷著孩子們的三文魚逆流而上越過一道道激流險灘,經過艱難的長途跋涉,她們終於即將到達她們的終點——記憶中她們生命誕生的、讓她們世世代代依戀的、延續她們自己和宗族生命的地方——準備生產她們的下一代。我作為一名遊客,第一次目睹眼前的這種壯觀的場面,我震驚了——為這些頑強的生命!

        然而,我這篇文章不是要讚頌她們的無畏、她們的艱辛。我只想說更讓我震撼和不可理解的是那些成千上萬條魚兒,當她們肚子裡裝滿待產的後代穿越激流險灘的時候,當她們在 岸邊小憩的時候,當她們對岸上的人類毫無戒備的時候,當她們即將到達她們人生終點的時候卻被岸邊的人類輕而易舉的用魚鉤釣上岸,用漁網撈上岸,被堂而皇之無所顧忌的捕殺了。魚兒失去了她們的生命,也失去了延續後代的權利——在離她們畢生的目的地咫尺之遙的地方。

        我不太了解在西方文化薰陶下成長起來的加拿大人於這種事情的感受,我看到許許多多人們在釣魚殺魚卻沒有人制止,我不明白為什麼這種事情在這裡可以被允許。退一步說,即使加拿大為了人類自己的生存,允許殺害各種生物包括這種魚類,我們也不能在這種特殊的時刻殘害這種特殊狀態下的生命。如果說魚兒自己沒有能力達到她生命的終點,那是大自然的選擇,我們尊重自然我們無話可說;但此時此刻的屠殺是人為破壞了大自然的規律,人為地打斷了她們生命的進程,完全是殘忍而沒有意義的。面對眾多躺在岸上奄奄一息的魚兒,我們人類情何以堪。

        以我的認知講,我相信萬物皆有靈,當然包括三文魚。魚兒是有靈性的,他們知道自己的祖輩們在這條或那條河裡遭到過屠殺,她們古老而神秘的遺傳基因裡,會留下這種記憶,並且會在這個種群中傳遞,如果我們不能盡快阻止這種沒有人性的殺戮,我相信不久的將來,這種三文魚回流的場面會逐漸遠離加拿大人的視野和生活。

        在中國,我目睹了太多偉大自然景觀的消失,太多物種的毀滅。那是人們為了滿足無度的貪欲而給自然帶來的惡果。而在加拿大這樣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度,我不想也看到這種類似的悲 劇發生。我不知道這篇建議是否符合加拿大的人文文化,也不知道能否為挽救一些歷盡艱辛、 長途跋涉、為了繁衍自己的後代來到這裡的三文魚們。但無論如何請您——尊敬的媒體— —幫助呼籲:停止這種野蠻而冷酷的屠殺吧。

        新的一年,新的回流,六年過去了,我不知道是怎樣的命運在等待著他們。

   

(注:很幸運這篇文章在當地的報刊發表了,我很感激他們。)